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超级爸爸
  至尊宝   2020-3-10 20:46:41 超级英雄系列    434   1
1325.png_300.png
  我叫阿宝,曾经是个无神论者,直到有了女儿笑笑我才相信神的存在,我很肯定笑笑是神的赐予。

  我独自住在大山深处,那是一个小自然村,曾经也有一百多口人,因为水电不方便,多年前国家给补贴让人们搬出去住。由于我好吃懒做,把补帖全挥霍了,没能力在外面盖房子,所以就留在了山里。

  没水、没电、没人说话,每个晚上我都会觉得寂寞,因此除了养了三条狗外,我还卖了许多美女的画帖在墙上。我最喜欢的是斯嘉丽,没事了就会对着她念叨“我们生个孩子吧,生个女儿。”也许是斯嘉丽被他念叨烦了,不久后的一天,我真的得到了一个女儿。

 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我正在熟睡,忽然被一阵婴儿的泣哭声惊醒。虽然我是无神论者,但不代表他的胆量就大了,要不也不会养三条狗。然而养狗根本没用,比如这天晚上,三条狗没有一点儿声音。因为狗仗人势,我不出去它们根本不敢叫,而狗不叫我也不根本不敢出去。彼时我想到的是小时候听过的故事,鬼怪都会用婴儿的泣哭声吸引人们,又想到狗见鬼不敢下嘴之类的话。虽然我一遍遍告诉自己这世界上没有鬼,但随着孩子的哭声越来越近,他还是感觉到一股热流顺腿而下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婴儿的哭声似乎小了。忽然我想到如果真是婴儿的泣哭声,如果这是我和斯嘉丽的孩子……

  我无法安心了,无论如何都要去看个究竟。我起身披上衣服,拿了手电和一根擀面杖就出去了,三条老狗见我出去,也仰着头开始狂吠。打开门就看到一个碎花褥子裹着一个婴儿,我的第一想法就是这是我和斯嘉丽的孩子,我慌忙把孩子抱了起来。回到屋里,打开用蓄电池做的灯,然后把褥子解开,是个女婴。

  孩子还在哭,只是哭得没有力气了,我猜想她一定是饿了,但我平时根本不喝奶粉,于是胡乱洗了一下,让孩子吃我的乳头。这一招还真管用,不一时孩子就睡着了。我生怕她再次醒来,就那么抱着一动不敢动。

 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,我抱着孩子就往外面姐姐家走去,我告诉姐姐这是我和斯嘉丽的孩子。姐姐一直希望我有一个孩子,虽然知道这是被遗弃的婴儿,当时也没有说什么。后来几天姐姐四处打听了一下,附近没有人家遗弃孩子。虽然孩子来路不明,但这是农村,只要没人举报就可以养。姐姐跟我说,凭我养不活这孩子,要我供应奶粉她帮忙养着。我自然知道,以我的懒惰程度,我没被饿死就已经是奇迹了,一个人不可能创造两个奇迹。

  我给孩子取名笑笑,因为她很爱笑,笑起来特别好看。自从有了笑笑,我的生活也充实了很多,我改掉好吃懒做的毛病,在建筑队上做了小工,不论每天干活多累,看到笑笑就又充满了干劲,她是我的开心果,是我的小世界,每当她对我笑的时候,我就感觉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。

  转眼三年过去了,笑笑可以自己玩儿了。这日正值麦收,工地都放假了,我在姐姐家房上帮着晒麦子,忽然听到笑笑喊:“爸爸有坏人。”只见一个男的将笑笑抱上摩托车跑了。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梯子上下来的,反正追了很久最后瘫坐在路边。后来派出所的来了,问了一下情况让我们等消息。孩子丢了,没有哪个父母能安心地坐在家里等消息,而笑笑就是我的命。第二天一大早,我把三条老狗牵到姐姐家里,自己一个人出门了,我要去找笑笑。

  一路走一路问,不知不觉到了县城,天也黑了下来。一天没有吃东西,我却感觉不到饿,但我知道必须吃点儿,不能在找到笑笑之前就倒下了。我找了个包子铺胡乱吃了点儿,又问老板哪儿可以休息,老板指了一个小旅馆,一晚上二十块钱也不算贵。

  到旅馆交了房钱,我倒头就睡,必须要养足精神明天才有力气找笑笑。睡到半夜时分,突然有人敲门说派出所查房。我爬起来准备下床时,却摸到了身边睡着一个人,唬得我差点儿叫出来。慌忙打开灯,身边躺着的是个女的,那女的揉着眼坐了起来,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发什么什么事?我还想问她。但此时外面的人又喊:“赶快开门。”我彻底慌了,虽说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如果真的是鬼敲门也罢了,偏偏是派出所查房。

  打开门,进来了三个穿制服的人,他们什么都没问,直接说有人举报我嫖娼,要把我带到派出所。我知道他们是一伙的,这种事他经常听到,遇到这种事,除了自认倒霉没有任何办法。但我不想自认倒霉,我还要留着钱找笑笑,于是给他们跪下,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女儿丢了如何如何。那些人并不为此所动,恶人是不相信眼泪的。最终他们拿走了我所有的钱,旅馆的老板也把我撵了出来,说我坏了他们的名声。

  跌跌撞撞地走在县城的大街上,而老天爷似乎是一个庸俗片的导演,很清楚这个时候下一场雨更能衬托一个人的失落。随着一声惊雷,瓢泼大雨便下了起来。我不知道当时是为了配合老天爷,还是不由自主,朗朗跄跄在路中间仰着头大喊一声:“笑笑。”就这么一瞬间,一辆飞驰的轿车把我撞了。我可能被撞飞了,也可能没有,反正躺在雨水想动也动不了。雨越下越大,路上的水越来越深,我感觉陷入了汪洋,身体慢慢下沉……

  我醒来的时候,躺在一个山洞中,身上盖着洁白鸭绒被,当然也有可能是鹅绒,反正不是棉花的,因为棉花要厚重一些。

  “醒了就起来吧。”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
  我心一紧,不会又是骗钱的吧?

  “你还有钱可骗吗?”

  她知道我想什么?

 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我此时也只剩下命了,还怕什么?坐起来后,只见一旁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穿着奇怪衣服的女子,她的衣服上长着一双硕大的彩色翅膀。不过我对她的衣服不感兴趣,因为她的脸长得太好看了,无法形容的美,范冰冰、斯嘉丽与之相比少了一份仙气。这样的女子在面前,足于让人忽略所有危险。如果不是心里想着笑笑,我可能会觉得被她杀死都是一种幸福。

  “你是谁?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我是笑笑的母亲,是我救了你。”

  “笑笑呢?是你带走她了吗?”

  “笑笑此时很安全,若是等血魔发现笑笑有龙凤血脉她就危险了,所以我需要你去救她。”

  “你在说什么?”

  “我叫金宣义,来自另一个空间,在笑笑之前是这个宇宙中唯一有龙凤血脉的人,血魔想利用我的血提升修为。有了笑笑后我怕血魔对她不利,于是将笑笑带到了你们的世界,不想还是被他发现了,只是他还没发现笑笑也是龙凤血脉,他绑架笑笑只是为了让我屈服,而我又不能出手,那样会引起你们世界的混乱,所以要由你来救。”

  我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,甚至以为这是在拍电影。她又说:“你不用担心,你旁边放着的那把剑,我已经注入了灵力,你可用它做兵器。”

  “让一个连铁锹都用不好的人耍贱可以,耍剑就算了。如果你知道笑笑在哪儿,还是告诉警察,让警察来处理。”

  “说了半天你仍然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,是魔,可担山可倒海的魔,那不是警察可以对付的。”

  我实在是无法相信她说的,这个世界和尚都不修佛法了,还有什么能修成魔?可能宣义也感觉凭嘴说难于让我相信她的话,她抬手一挥,眼前的一切全都变了,我坐在一块石头上,身上盖着一片树叶,只是宝剑还是那把宝剑。

  我并没有惊讶,因为太兴奋了,有了这样一个神仙亲家还怕什么人贩子。我拿起宝剑,只觉一股力量从宝剑里出来,顺着胳膊传遍全身。我感觉身体似乎变轻了,眼睛变明了,甚至能在这没有月色的晚上看到蚊虫煽动翅膀,耳朵似乎也能听到花开的声音。

  金宣义说:“我授你法力是为了让你保护笑笑,如果你敢用来为非作歹,我会收回一切,包括笑笑。笑笑就在不远处的一个厂房里,你去救她吧。”

  直到金宣义消失,我还以为在做梦,但看看手中的宝剑,又像是真的。不管真的假的,只要知道了笑笑的位置,哪怕龙潭虎穴我也要闯。

  找到那个小厂房时,天已经亮了,但两扇大铁门依然插着,看着就不是正规厂房。里面是绑架笑笑的绑匪,我不可能像绅士一样去敲门,于是抬脚向大门上蹬去,两扇大门竟轰然倒地。

  里面冲出来几个手持钢管的年轻男子,其中一个喝道:“干什么的?”

  “找我女儿。”

  “这里是工厂,劝你赶快离开,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  我来这里就没有准备和谁客气,便不理会几个年轻人径直往前走,几个年轻人见状抡着钢管向我打来,但他们的动作在我眼里像是被刻意慢放一样,举手投足之间便将他几个放倒。

  这时从里面又出一个男人,约摸四十来岁,他左手抱着笑笑,右手拿着一把枪指着笑笑的头。三年来不论笑笑多淘气,我都没舍得捅她一指头,现在她却被人用枪指着头,我怎能不恨。

  “爸爸!”笑笑的叫声让我的心都碎了。

  “放开我女儿。”我狠狠地说。

  “你当我傻?等我们老大回来再说。你最好待着别动,否则我就开枪。”

  笑笑就在面前,我却无能为力,我感觉到身上冰凉,一滴泪顺着脸颊流下,滴到手上结成了冰。那家伙看到我哭大笑起来,说道:“不要像个娘们儿一样。”

  恶人不相信眼泪。但今天我就要让恶人知道眼泪的力量。我抬手将眼泪凝成的冰向那家伙甩去,正中眉心,那家伙没哼一声就缓缓地倒下,笑笑也从他手中脱落,我以极快的速度跑过去将笑笑接住。那一刻,我似乎接住了整个世界,从来没有过这么踏实的感觉。

  在我抱着笑笑就要离开时,忽然一个身穿白西装的男子拦住路。那男子眉清目秀,气质非凡,我很肯定任何女的看到他都会爱上他。而这时我手中的宝剑忽然脱鞘而出,剑尖指着那男子悬停在我胸前,我猜测到这个男的就是金宣义所说的魔,下意识地后退两步。

  “放下笑笑,跟我打。赢了你抱着笑笑走,输了我对你的命也没兴趣,笑笑留下你走。”

  那魔头说的很轻松,或许在他们眼里凡人如蝼蚁吧。我知道他们绑架笑笑只是为了要挟金宣义,而不是为了激怒她,所以笑笑是安全的。我放下笑笑让她离远一些,然后握住宝剑接受了挑战。那魔头手中白光一闪,出现了一把钥匙状的大刀。

  我没练过一招一式,当魔头抡刀劈来时,我下意识的挥剑挡了一下,也可以说是宝剑带着我挡了一下。刀剑相撞没有火花,却产生了爆炸般的力量,厂房的围墙轰然倒塌,笑笑也被这股力量推出数米远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  “笑笑……”我慌忙跑到笑笑身边,看到她安然无恙才放心。

  魔头笑道:“金宣义的女儿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受伤?”

  我不管笑笑是谁的女儿,不管她会不会受伤,只要危及到了她,我就会拼命。我让笑笑再离远一些,挥着宝剑向魔头刺去。

  那魔头的身形很快,我几乎看不清,如果不是宝剑带着我打,恐怕一百个我也不够他砍。或许是我们打斗的动静太大惊动了警察,不一时两辆警车开了过来,但只是远远地看了一下又走了。没多久来了两架武装直升机和三辆军方的车,从车上下来几个持枪武警,其中一个喊话道:“你们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公民的财产安全,我不管你们是什么,请立即停止打斗。”

  我想停,可是对面这家伙似乎是吃了炫迈,根本停不下来。武警开枪了,不过我们完全被刀光剑影笼罩,他们的子弹完全打不到身上。武警指挥可能见普通枪械对我们无效,用对讲机命直升机开火。那可是重机枪,钢板都打得穿。子弹打到身上虽然对我们造不成致命伤害,但还是很疼的。魔头似乎被打急了,突然抽出身来,一跃数十米高挥刀就向直升机劈下,直升机被从中间劈成两截,坠地起火。

  这威力足于让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,但我顾不上感叹,趁这一刹那,抱起笑笑跑到武警面前,说道:“带她离开,这里的事不是你们能解决的。”

  “你们到底是什么?”

  我没来得及回答,那魔头已经打了过来,我慌忙挥剑迎上。厂房已被我们夷为平地,也许武警怕打下去终会伤及平民,另一架直升机在飞离数百米后向我们发射了一个火箭弹,这是连坦克都能掀翻的东西,我们两个也被炸得东倒西歪。或许魔头被火箭弹炸伤,越打刀法越乱。第二枚火箭弹飞来时,魔头似乎疯了,扔下我就朝火箭弹飞去。随着一声爆炸,空中出现一团血雾,一柄大刀从空中跌落,而魔头却不见了。

  “笑笑!”我不在乎魔头是生是死,只要不威胁到我的笑笑。

  我抱起笑笑就要走,却被武警拦住:“你必须要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  “我姐还等着我回去。”

  “我们不是在和你商量。”

  两枚火箭弹就解决了魔头,我又能扛住几枚?况且军方的武器不只是机枪与火箭弹,我哪敢不配合他们。

  正要上车时,忽然又来了一辆吉普车,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,都三十来岁样子。那男的掏出证件让武警看了看,说道:“这里交给我们吧。”

  “我是张强,”那男的介绍,“这是王梅特工。”

  ……




上一篇:平淡是真
下一篇:龙魂
 楼主| 至尊宝 发表于 2020-3-11 22:31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先这样吧,以后有兴趣了再写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当前共有 306 位朋友在浏览本站!

本站已运行 天,感谢一路有你!

忆网 基于Discuz! X3.4系统搭建

( 冀ICP备14009502号-4 ) |冀公网安备13013102000156号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