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关于现代诗歌的一些思考
  至尊宝   2020-2-16 20:47:51 乱弹    454   0
86bd06ea977cdd5d.jpg
  曾有人问:格律诗人人都能吟上几首,而现代诗歌哪怕再优秀,有几人能完整的记住一首?我回他的是现代人写的格律诗又有几人能记住一首?

  当时我并没有想太多,自从做了网站之后,这个问题才引起了我的重视。为什么时隔一千多年,古人的诗仍然流传,而今人的诗不论现代诗还是格律诗都难于流传?

  时代背景的不同,这肯定是很重要的一点。唐宋元时期主要文体便是诗词,即使是到了明清,小说最鼎盛时期,诗词仍是当时社会的主流文学。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,武侠小说进入大陆,诗词不论是在文学中的地位,还是在大众心中的地位均一落千丈。

  这个原因其实很简单,武侠小说更亲民,甚至比当时大陆的小说更亲民。我很肯定七零后八零后的人读金庸古龙比读巴金老舍的多得多。而到了二十一世纪初,网络小说的兴起,更证明了这一点儿,亲民才是王道。

  当然,亲民不代表抛弃作品的艺术性。我所说的亲民指的是作品的内容大众化,作品思想能代表多数人的思想,语言更通俗。网络小说在亲民这方面做得非常好,这个贫富两极分化的年代,富不仁贫无助的年代,小说中的装逼打脸,屌丝逆袭,符合了多数人的思想,而语言上更是大众化,几乎人人看得懂。唯一的遗憾是网络小说少了艺术该有的严谨性。从诗词方面也可以看出,流传的诗词或内容大众,或语言通俗。比如《长恨歌》《卖炭翁》等叙事诗,所叙之事皆能引起大众共鸣。一些诗词或许无法让大众共鸣,但无不是语言通俗而优美,比如李清照姐姐的词,阅读她的词,本身便是一种享受。当然这些作品并不是人人都看过,但流传性绝对比官场诗词、艳诗情赋要广许多。

  自古至今,在任何事物的选择上大众都是被动的。比如这个年代,电视上放什么,大众才能看什么。报纸上报道什么,大众才能了解什么,这是一种被动。你可以说大众的选择也很多,中央台春晚没意思,你可以选择地方台春晚。地方台春晚没意思,你可以选择打麻将,但这种选择仍然是被动的。所以,我个人认为,其实是网络小说选择了大众,而非大众选择了网络小说。同理,诗词离大众越来越远,是诗者抛弃了大众,并非大众抛弃了诗词。

  诗,抒情言志。该抒谁的情,该言谁的志?

  现在的诗者越来越以自我为中心,包括我在内(当然我不值得一提)所写作品均走不出心底的那份小情感。虽然国人对偷窥别人私生活有着极大的兴趣,但那也只局限于对明星等公众人物的私生活,你不是明星,没人在意你的情感如何,没人在意你有多受伤。

  还有许多的诗者,为了写出与众不同的风格,语言晦涩难懂,别说大众,即便其他诗者看了亦不知所云。更有诗者为了卖弄文采,一首诗写出几百行上千行,却又言之无物,即使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看,那也不过三五十行便失去了兴趣。相对于这样的诗,我想大众更喜欢梨花诗。

  说到梨花体,不得不说一下诗坛乱象。近几年梨花体、羊羔体、下半身诗、垃圾派等各种流派蜂拥而出,或许这些教主们意识到了诗词的语言过于高深会失去大众,想要挽救诗词,于是开始走通俗路线。但是通俗不等于直白,不等于下流,不等于胡言乱语,通俗一样可以很美。当诗词失去语言美,又无内容时,那是什么?连日记都不算,比如乌青的作品。

  说了这么多,诗歌到底该什么样子?

  现代诗歌本来有标准,没人遵循了便也没了标准。

  音乐美,绘画美,建筑美。诗歌三美是多数写诗的人都知道的,但也是多数人都忽略的。一个标准如果被多数人忽略,那么这个标准就不能称之为标准了。没有了标准与规则,人人都可以写诗,很大一部分写格律诗的作者打心底拒绝现代诗歌,正是因为现代诗歌“谁都可以写”。

  人人可以写,并不是诗歌繁盛的表现,恰恰是病态的表现。有病须治,怎么治?顺应时代制定规则。

  如道德观念,当社会多数人的道德观念发生改变时,法律也会随之改变。但任何事物都有其底线,比如杀人放火,到哪个年代恐怕也会受法律制裁。法律的改变实际是一种完善。如果要重新定义现代诗歌的“样子”也应该在原有的基础上完善。

  平仄已经被多数人抛弃了,而且最初的诗原本也不讲究平仄,平仄或许可以不重要。而韵则不同,虽然古风对韵的要求也不严格,古人也有许多无韵诗,而且胡适等大家也提倡过诗可无韵。但是,如果韵可以让诗读起来更上口,上口便容易记忆,容易流传,若能押韵,为何不押呢?而且胡适等人提出诗可无韵是在有音节格律的基础上可以无韵,虽然无韵,读起来仍然抑扬顿挫。

  如今现代诗歌无平仄无韵律,似乎只靠分行来与其它体裁区别了,或者说只靠作者自己强行为作品冠以诗词之名了。

  分行即是诗,正迎合了一些不懂韵或者不愿在这方面下功夫的人的心理,所以诗歌“人人可写”。在这里我只想对那些人说:“滚你妈的蛋。”其实我也该滚蛋,因为我的作品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没有押韵,那充其量是分行的随笔而已,根本就不能算诗。

  我一直认为诗歌做为艺术应有其高度,但这个高度绝不是靠语言晦涩来提高的,当然直白的语言也绝对提高不了诗歌的高度,高度应该是一种思想上的高度。

  艺术源于生活,而高于生活。高于生活绝不是脱离生活,思想上的高度也不是凌驾于大众思想的高度,而是一种具有代表性的高度。这么说或许有人不是太明白,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。

  一群受压迫的人心里都想反抗,而都没有付诸行动,若有一个振臂高呼,其他人皆会呼应。这个振臂高呼的人,最终会成为这些人的领导者。他出自于受压迫的人当中,但又不能脱离其他人,他只是个代表而已。(希望大家能理解)

  诗歌篇幅的大小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争论,关于此我也不需要说太多,是长是短看题材,在保证语言简洁而不失美感的前提下,抒尽心中之情,言尽胸中之意便好,没有必要刻意的去写几行诗或者长诗。

  说到最后,我还想说一句:大众是语言的弱者,需要有人替他们说话,作为诗者,在抒发自己的小情感时,请不要忘了社会责任。你不选择大众,大众便要抛弃你。




上一篇:红客,加油!
下一篇:这帮狗日的“文人”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当前共有 315 位朋友在浏览本站!

本站已运行 天,感谢一路有你!

忆网 基于Discuz! X3.4系统搭建

( 冀ICP备14009502号-4 ) |冀公网安备13013102000156号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